当前位置:大麦田情感一树桃花开盛开扮演者(盛开妈妈训斥女婿的三句活该)
一树桃花开盛开扮演者(盛开妈妈训斥女婿的三句活该)
2022-12-31

导读:好的婚姻,是两个人相互照顾,相互理解,相互体贴,相互尊重的结果,如果只是一个人的努力,再好的一手牌,也会被打得稀烂。

最近重温《一树桃花开》这部电视剧,感慨良多。

这部剧于三年前首播,里面的女主角盛开,因为一段六年的恋爱失败和丢了她妈妈的鸡血石印章,于是在双重打击之下,一时冲动,嫁给了她刚好出现的高中同学罗耀辉。

这个男人就是她在妈妈和哥哥面前扬言:要嫁给第一个向她求婚的男人。

她也许从未想过,冲动之下的婚姻,几乎大多都经不起任何的风雨。

也不知道她是对前任的报复,证明自己是个有人要的女人,还是只是想快点忘记伤痛,开展新生活。

她天真地以为结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每天和自己的丈夫粘在一起,开开玩笑,甜甜蜜蜜,小打小闹就过去了 。

可她所选择的婚姻,远远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等待她的是接连不断的伤害。

盛开这段倒贴的婚姻,没有换来丝毫的珍惜,却得到了不少的委屈。

因为她的丈夫住的是老北京的旧房子,盛开为了婚后生活过得舒适一点,就问家里拿了点钱,一共加起来十二万,给丈夫罗耀辉的房子装了修。

盛开心甘情愿,好心好意拿出来送给他们的,偏偏得不到一点感恩与珍惜。

新房子装修好的第一天,尖酸刻薄的婆婆,就因为盛开不小心把她的铁罐子和点心匣卖给了收废品的,便和她的儿子关起门来大声呵斥盛开的不是。

接着又因为一顿饭做得不好吃,两母子一起数落刚进门的盛开,这让盛开相当的不开心,委屈得连饭都不想吃了。

盛开没有感受到新婚的幸福,反而在一瞬间成了一个外人,他们的家人概念里没有她的位置存在。

都说女人嫁到了别人家,自己永远是外人,这句话,虽然有些武断,也并不无道理。

盲目的付出,某些程度,就像投进湖里的石子,只听得到回声,却捞不回那颗石子了。

日子要想过得好,需要两人共同的付出,双双守护,力求更好,若是只有一个人在用力,婚姻这架马车,将会使那个人筋疲力尽,丧失信心。

盛开全心全意的付出,丈夫觉得理所应当,还变本加厉地在精神上折磨她。

盛开的丈夫罗耀辉,在过马路的时候抓以前偷盛开鸡血石印章的小偷,不小心出了车祸,盛开接到医院电话后,急急忙忙地跑去医院看他。

医生告诉盛开,她的丈夫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撞到了脚,暂时行动不便。

盛开松了一口气,在医院陪着罗耀辉,照顾他,陪伴他,帮他洗头,喂他吃饭,给他放尿,既要上班,又得做饭拿给他吃。

一天几次地来往于单位,医院,家里,吃不好,睡不好,没有半句怨言。

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盛开一边骑着自行车,一边哭着送饭给丈夫吃的那个片段,何其不幸,不禁让人产生了共情之心。

让人生气的是,明明请了护工,罗耀辉还憋着一大堆活,等到盛开过来帮他收拾,完全没有体谅妻子一天天地奔波劳碌,更不用提关心她了。

罗耀辉接受不了这场车祸给自己带来的伤害,不停地拿话来挤兑盛开,给脸色她看,以宣泄内心的不快,全然忘记了当初他对眼前这个女人的爱。

盛开想着他病着,就不跟他计较了,就尽量地忍让,委曲求全地把所有活都揽到自己身上,熬到他出院就好了。

出了院以后,罗耀辉的性格发生了扭曲,变得疑神疑鬼,处处找盛开的茬,不让她有片刻舒缓,使唤她做这做那。挑剔的语气,不屑的表情,蛮横的要求,可以说发挥到了极致。

就拿其中一件事来说,罗耀辉半夜忽然想吃猪蹄子,因为要用高压锅煮的,盛开说不会,他就发脾气了,无奈之下,盛开还是照做了。

过了十来分钟,嘭的一声,锅炸了,盛开的脸都沾了滚烫的汁液,罗耀辉冲进来,第一时间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妻子有没有被弄伤,而是关心厨房有没有被炸坏。

盛开当时内心有多失望和痛心,我们可以想象得到。

谁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上做人?凭什么你就可以把你的痛苦无限放大,然后加注在别人的身上,要求对方与你感同身受?

答案是:只有相当自私的人,才能做出如此无耻的事,不为其他,自以为的命运不公,只能找有感情的,亲近的人来控诉,讨回。

按道理来说,妻子照顾生病的丈夫是应该的,但是夫妻之间,应该是互相体谅相互包容。要是对另一方的付出视而不见,还进行精神上的折磨,在我看来,这种变质的婚姻关系,无法理解,更加无法接受。

只有趁早离开早已溺水的婚姻,才是摆脱痛苦根源的最好办法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“投射效应”,简单来说就是,当你微笑示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报以微笑,当你以恶劣的态度对待人的时候,换来的一定是谩骂与不满,除非那个人愿意忍受。

时间久了,这种特殊的忍受,便会无法承受生活里积压的情绪,一次爆发出来。

面对早已变了的丈夫,还有婆婆的四处刁难,责骂,盛开终于忍不住了,问他们: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我让你们如此待我!”

声泪俱下的盛开得到的却是一句伤透了心的话:“我告诉你,你要走,我一个留字都不会说!”

是的!这是她曾经不顾一切都要嫁的人,原以为可以共度余生的人,如今人在,对她的情已经死了。

我记得盛开的妈妈第二天上门来讨说法,闺女受了这样的委屈,她哪能忍啊!

里面有一段盛妈妈说的话,至今印象深刻。

“我把盛开给你的时候,你有什么你说,你什么都没有!

如果是我闺女图你的社会地位,她要嫁给你,你这么待她,她活该!

如果是她要图你的钱财,她要嫁给你,你这么待她,也是她活该!

如果她图你的长相,她要这么嫁给你,那她是罪该万死!

这三样,你有哪一样靠谱的?哪一样你都没有啊!你怎么就拿她完完全全不当人看呢?”

几句话下来,行云流水,严丝合缝,滴水不漏,说得那叫一个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。

话真理也真,让那个臭男人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,只能低着头,我想应该是吓坏了,只有他那个煮熟鸭子光靠嘴硬的妈,在那大声说出一个自己都心虚的事实,还辱骂人家的闺女是个剩货。

怪不得平时这么温婉的盛妈妈,都忍不住动手了,听着就生气。

“婚后的生活过到那份上,没必要走下去了,一天比一天长,不想回家,也不想回单位。”这是盛开说的一句话。

的确,这样的婚姻就如一个溺水者遇到你,你不离开他,他便拖得你筋疲力尽,只有离开,才是你新生的开始。

后来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,罗耀辉不肯借钱帮盛开解决财务问题,罔顾她的处境,还把她收集起来的邮票给卖了……

这桩婚姻,就像没有打地基的房子,外表看上去,结构完好,却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,徒有其表,坍塌,只是迟早的事而已。

纠缠过去,不如了断往昔,与其沉湎于从前,不如好好活在当下,学会从容地面对生活某些地方的失败,及早离开,不是软弱,而是一种释怀。

最后盛开和罗耀辉协议离了婚,无他,只是都太累了,不知道该怎样走下去,该怎样去修复这段千疮百孔的婚姻。

过了没多久,他们各自娶的娶,嫁的嫁,罗耀辉娶了一个更适合那个家庭的妻子,能干,处事圆滑,脾气压得住自己的婆婆,对罗耀辉管得住。

盛开也遇到了一个爱她,宠她,满眼都是她的男人,不用一把泪去擦厨房的地板,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,丈夫会突然找对自己发脾气。

对他们来说,在适合的时间里,出现了适合的人。

盛开没有因为上一段婚姻的失败而抗拒下一段婚姻的到来,她勇敢地爱她所爱,上天没辜负她的善良,给了她以前的痛苦,现在用满满的幸福包围她。

要是两任丈夫的出现顺序调转一下,会不会出现不同的人生,于她,也许,就会遭受少一点的苦楚。

现在,都不重要了。

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从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”

是的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,能及时放下,才能迎接更好的未来。

-end-

话题讨论:在糟心的婚姻里,你是选择将就,还是离开?欢迎留言讨论。